今日公告
  • 我要发新闻网
首页 > 消费点评 > 正文

辽宁司法一大丑闻造假刑事案件掩盖民事案件

admin 发布时间:2016-06-16 22:21:49 来源: 分享到:

2010年5月辽宁省宽甸县委书记耿玉礓与污染企业相互勾结利用,在收取企业巨额贿赂后,为企业排污撑腰大开绿灯,亲自指使公检法颠倒黑白,制造出一个骇人听闻的宽甸县首例“涉黑”冤假错案!为此广大深受其害的渔民疾呼:县委书记耿玉礓草菅人命是损毁民生工程的罪魁祸首!

宽甸县法院助纣为孽,迎合公安制作的假证据和检察院的假控诉,不顾事实存在造假制作出了《刑事判决书》,把宽甸县人民政府颁发给受害者的合法有效《养殖证》硬说是“假证”,在公安和检察虚构事实网罗而来的莫须有的罪名下,将民生工程开拓者渔业养殖致富的带头人判定为“黑社会”,宣告水库18万亩公鱼养殖业被取缔,水库变成企业排污的的场所,3000养殖户渔民成了失业者,也失去了基本的生活保障,数千万的资金化为乌有。

人民日报《公检法“默契配合”出冤假错》一文中写到:这几年发生的一些冤假错案,不仅给当事人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也引发了社会公众对司法公正的强烈质疑和严重担忧,动摇了公众对法律的信仰和法治的信念。分析几起冤假错案,我们不难发现,造成冤假错案最关键的原因,是一些地方的公检法在办案过程中相互遮掩、相互“协调”,最终默契配合出“铁案”。在这个过程中,并不难发现瑕疵的案件,被司法机关以法律的名义一路绿灯予以通行,甚至相互之间还想方设法为瑕疵打掩护,直至最后判决生效。公检法几家皆大欢喜,功劳簿上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真正的公平正义却在冷眼旁观中被严重伤害。

然而人在做天在看,邪恶终究被正义战胜,由于耿玉礓祸国殃民无恶不作,2015年被辽宁省纪委双规,得到应有的下场,其涉案人员还未处理。

孙玉飞其人及“涉黑案”初露端倪

孙玉飞的遭遇有光明出版社出版的《曲也直文存》一书中也对此案做了系统的记录。作者曲也直1990年曾担任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此案的细节做了详细披露:辽宁省宽甸县县人大代表、县“池沼公鱼产业协会”会长、县池沼公鱼增殖站站长、县水产苗种管理站站长孙玉飞,因一起所谓的“涉黑”公案,一夜间成为宽甸县家喻户晓的新闻人物。

2006年孙玉飞提出“企业投资开发公鱼养殖”的倡议,得到县水产局的支持。2006年10月8日,县政府给孙玉飞颁发了《养殖证》。

2007年8月15日,县水产局与孙玉飞经营的水产品加工厂签订了《池沼公鱼、生产协议》,2007年9月16日县政府决定成立“县池沼公鱼产业协会”,孙玉飞被推举为会长。

2008年6月11日,辽宁省渔政管理局、县水产局、县公安局、县边防大队、县工商局、县交通局、县卫生防疫站和宽甸县池沼公鱼产业协会八个部门盖章、联合行文:“由县池沼公鱼产业协会成立水丰水库公鱼增值生产看护队”。

2007年到2010年孙玉飞履获国家、辽宁省、县的各项任命和殊荣成为当地致富的带头人,为沿江的绿江村、浑江村、振江村、沿江村、小荒沟村、北江村的渔民增收致富做出了不小的功绩。丹东日报登载了孙玉飞的先进事迹。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是非祸福,一场厄运不期而至祸从天降。

2008年春,丹东万宝源矿业公司在水丰水库附近违法建尾矿库,毁掉鸭绿江岸边省级边境保护林三百亩,并违反规定在尾矿库中偷建渗井和排污管道。县委书记耿玉礓不但不查处,反而指示县环保局:矿业公司是纳税大户,要给予特殊保护。2008年7月,矿业公司两次大流量排污,使渔业养殖户苗种和网箱鱼死亡。渔民找到矿业公司要求赔偿,该公司保安人员将渔民轰了出来。不但不赔偿,反而倒打一耙说“你们是敲诈勒索”。孙玉飞对矿业公司违法排污给渔民造成的损失,向县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法院受理并两次开庭审理。县委书记耿玉礓闻讯后,出面干预司法办案不顾民情袒护违法排污的矿业公司,指令法院停止审理。县法院屈服于权力干预,驳回了渔民的起诉。审理此案的范卫东法官被调离法院。渔业养殖靠的是养殖环境,水丰水库的环境是17个渔村,涉及3000多户渔民赖以生存的命根子,渔民岂能就此罢休。2010年5月县政协委员李胜喜将万宝源排污毁地、毁林、毁鱼的违法事实在网上曝光。政协常委孙余波向新华社记者如实反映了矿业公司违法排污的情况。耿玉礓得知后,曾在酒桌上气急败坏的公开说:“这是在政治上对我捅刀子,决不能放过。”从此,孙玉飞、李胜喜、孙余波三人成了县委书记耿玉礓的“眼中钉、肉中刺”,决心除掉。

2010年6月23日,宽甸县公安局突然以“涉黑案”将孙玉飞等十三人抓捕拘押。2010年7月13日,公安局利用广播电视和张贴通告的形式征集孙玉飞的犯罪证据。水丰水库渔民惊愕,社会震惊。渔民们议论:从通稿内容能看出,过去的县委、县政府支持孙玉飞倡议的做法不算数了,现在的县委、县政府翻脸不认人。

根据公安侦查卷宗,在“案件来源”一栏中记载:“领导交办”。

卷宗记载:2010年5月30日,私人企业矿业公司给县委书记递交了《关于请求查处县政协委员李胜喜勾结黑社会人员多次干扰破坏我公司生产经营的报告》。报告中说:李胜喜、孙余波、刘君健等人多次以黑社会的不法手段干扰我公司经营。4月22日县政协委员李胜喜向丹东市环保局谎报我公司井下有地下暗管,刘副局长责令我公司停产,指使造成我公司巨大的经济损失。李胜喜等人驾车闯入生产区域,被我公司员工发现,并送至公司保卫科。其中一人自称丹东日报记者吴晓东同志。

2010年5月31日,当时的县委书记耿玉礓仅就这样一份不伦不类的,没有事实依据的所谓“涉黑”报告,不调查、不研究、擅权妄为,第二天就做出了如此批示:“如此阻挠企业发展,破(坏)经济与环境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该公司今年要上市,我县纳税大户,理应保证去正常生产和经营,请公安机关依法处置,有关人员应严肃处理,重拳打击。”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这是事前县委书记与矿业公司商量好的,以“涉黑”刑事案件,严厉打击。县委书记耿玉礓批示的当天,县公安局领导在耿玉礓批示的材料上批示:“按领导批示办理”。

第四天,县公安局抓捕孙玉飞等十三人,并予以刑拘。过了一个月零四天,县检察院以“涉黑”组织罪批准逮捕,批捕后的第三天,县公安局为收集孙玉飞等人的罪证,四处张贴通告并在电视中滚动播出。

随着耿玉礓的落马贪腐案的败露,孙玉飞的“涉黑”冤假案终于显露出来,据营口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耿玉礓贪腐案件是查明,耿玉礓在宽甸县任职期间接受私营企业“丹东万宝源矿业公司”贿赂150万元、购货卡14万元。正因如此对企业排污造成渔民损失事件进行权力掩盖和袒护,为了制止以孙玉飞为代表的渔民维权行动,亲自指使公检法以打击“黑社会”为名,将维权渔民以涉黑案件抓捕。不仅如此耿玉礓在任时大肆卖官,涉黑案的专案组组长、县公安局副局长给耿玉礓行贿20万元后被提升为公安局政委。县检察院该案负责人副检察长行贿耿玉礓10万后晋升党组副书记。耿玉礓擅权妄为操纵政法机关,封官许愿收受贿赂,重用办理此案有功人员,如愿以偿的实现了本身的愿望,手中的权力成了欲望膨胀的工具。

造假“刑事判决书”冤枉了无辜丹东中院辽宁高院维持原判凉了渔民们的心

2011年4月6日,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法院一审开庭审理孙玉飞“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案件。担任该案的审判长、县法院副院长仇奇斌休庭时讲:该案的犯罪嫌疑人行为,是执行县委、县政府的决定,构不成“涉黑”案。可谁成想祸从口出,仇奇斌的话被耿玉礓得知后,在合议庭尚未评议的情况下,下令调离法院。2011年5月9日,宽甸县委任命仇奇斌为县政法委副书记。2011年5月17日,宽甸县人大免去仇奇斌法院副院长职务、审判委员会委员职务、审判员职务。

2011年6月17日,宽甸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做出了漏洞百出的(2011)宽刑初字第00041号《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署名的合议庭组成人员是:审判长仇奇斌、审判员刘辉、代理审判员吴娜。仇奇斌在5月9日离开法院,6月17日有主持审判结果,是不是有反常规?判决书下达后仇奇斌说:我被调离法院之前,我没有主持合议庭对该案完成合议庭评议,没做出判决意见,没有参加审委会对该案的决议,没有在该案任何法律文书上签字。因此,宽甸县人民法院(2011)宽刑初字第00041号《刑事判决书》是伪造签字、违法署名、人为造假的违背法律原则的无效判决书。

然而更让人不理解的事再后来的判决中。孙宇飞等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丹东中院,丹东中院在二审期间,无视事实存在和上诉人的权益,对上诉人提供的新证据不予采纳,且不予开庭公开审理,没有对宽甸法院的判决书提出质疑,出具了(2011)丹刑二终字第00099号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申诉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未开庭的情况之下,一字不差照搬丹东中院的驳回裁定,致使“三审为一审”当权者皆大欢喜的结局,受害者的权益被无情的剥夺了。人为的制作出来的冤假案件就此形成,辽宁省司法界一大丑闻也就此形成。

受害者的合法证据

依据县检察院起诉书、一审法院判决书和庭审调查认定的证据,足以证明孙玉飞等人的行为完全合法。

检察院起诉书上写道:鸭绿江水丰水库水域内的池沼公鱼系1943年移入,逐渐成为该水域重要的出口创汇经济鱼类品种。从1986年开始,由政府投资进行人工增殖活动,因政府财力有限,人工增殖数量远远不能满足捕捞的数量的增加,造成渔业资源枯竭。自2007年起,鸭绿江水丰水库水域范围内的部分水产品加工企业提出投资参与人工增殖池沼公鱼的要求,得到政府的鼓励和支持。

此份起诉书在不经意间揭示了毋容置疑的事实:孙玉飞的行为和动机,得到了政府的鼓励和支持。

证据一、2006年10月8日,孙玉飞取得县政府颁发的水丰水库2666公顷水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域滩涂养殖使用证》。

证据二、2007年8月15日,县水产局与孙玉飞签订了《池沼公鱼、生产协议》。

证据三、2007年8月8日,县政府下发宽政发(2007)41号《关于加强水丰水库、太平湾水库池沼公鱼生产管理通知》。这份文件证明,池沼公鱼产业协会是在池沼公鱼生产管理办公室领导之下,“有组织、有计划、有秩序进行池沼公鱼增值,扩大资源量”。

证据四、2007年9月16日,县政府批准,民政局登记,成立池沼公鱼产业协会,孙玉飞被推选为会长。这是一个合法民间协会组织。

证据五、2008年3月10日,县水产局下发《关于2008年全县池沼公鱼增值工作意见》,证明池沼公鱼产业协会的工作纳入政府工作范畴。

证据六、八部门联合盖章行文:由县池沼公鱼产业协会成立水丰水库公鱼增值生产看护队。

孙玉飞2007年至2010年在养殖公鱼和大银鱼上投入达200余万元。

再议证据存在的瑕疵和伪证

为了罗织孙玉飞的罪名,县水产局马秀财局长屈服更欲将的淫威制作了假《养殖证》审批表,把颁发给孙玉飞的养殖使用证说成假的,把合法经营说成垄断经营。

公安局为了将孙玉飞“黑社会”形成事实,不惜制造虚假事实,编织谎言。正如判决书中所谓的“敲诈勒索”,这只是县公鱼协会按政府政策规定和协会章程收取“增值费”和会费的合法行为。将政府等八个部门批准组建的“看护队”说成是违法的,所有行为是非法的。将孙刚自愿与孙玉飞、曲桂莹合伙经营养殖,签订了合作协议,缴纳了经营投资款2.5万元说成是诈骗。将渔民迟桂仁迟桂挺二人自愿为孙玉飞收购公鱼并签有协议,因二人违约将公鱼外运外卖,被孙玉飞发现后制止此行为认定为“强迫交易”。就这样正常的经济经营活动,被编织为“黑社会”的违法行为。

为得到孙玉飞本人的口供,公安局不惜动用多种刑具,进行刑讯逼供,轮番折磨逼迫孙玉飞承认现政府颁发的《养殖证》是自己伪造的。证人陈树利、张洪国被用这种刑具和手段逼出了假口供。至此孙玉飞一伙所谓的犯罪证据被编织成功,这些编造而来的假证据成了制裁孙玉飞一伙的证据。

查冤假错案终于迎来曙光法律的春天即将到来

此案曲也直在注释中写道:从县委书记发动“打黑”运动的角度说,这是文革遗风,是没有法治的表现。这些年来,为了“打黑”成立了“打黑办”直接干预司法,是法治行为变成了政治行为。于是就发生了“领导交办”的超越司法程序的怪诞现象。于是就有了“打黑”扩大化问题。权利成了领导手中的玩物,领导靠职权干预司法审判。

2015年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规定》的出台为领导干部干预司法划出了“红线”,建立起防止司法干预的“防火墙”和“隔离带”,为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提供制度保障。加上中办、国办印发的《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和中央政法委印发的《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规定》,从上到下实现了惩处权力干预司法的制度衔接,极大增强了制度的效力。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今年年初,最高法最高检相继提出深化改革方案。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两高报告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中继续向前迈步。

亮剑“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

最高法:切实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以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对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对错案的发生,我们深感自责,要求各级法院深刻汲取教训,进一步健全冤假错案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

最高检:把严防冤假错案作为必须坚守的底线。对冤错案件首先深刻反省自己,倒查追究批捕、起诉环节把关不严的责任,吸取沉痛教训,健全纠防冤假错案长效机制。

对此案孙玉飞不仅是身体受到虐待,精神方面也遭受严重伤害,被害人孙玉飞于2014年7月30日和2015年9月16日先后两次向最高院提出申诉,至今没有结果。我们相信共和国的法律,我们相信正义能战胜邪恶,耿玉礓贪腐案败露下马后,供认了任职期间所犯的罪行,牵扯到“打黑案”的一些作为供认不讳,我们这些深受其害的人何时才能重新回归社会,祈盼法律的春天到来!

爆料人:于凤荣 撰稿人:柳 钢

原文链接:http://www.hn8868.com/news/2016/0616/45645.html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信息聚合 )

文章评论

我要投稿

网站首页    业务范围    业务报价    常见问题    联系我们   
Copyright©2015 518xi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9246号-1  申请删帖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